快捷导航
 
国际特稿:铁腕手段惹众怒 推养老金改革马克龙进退两难
VIEW CONTENTS
菲友社区 首页 菲友招聘 查看内容

国际特稿:铁腕手段惹众怒 推养老金改革马克龙进退两难

2023-4-2 08:58| 发布者: 塔兴菲| 查看: 173 |原作者: 牧羊人|来自: hfs
摘要: 法国总统马克龙3月22日在巴黎爱丽舍宫接受电视采访。


反对退休制度改革的法国民众在3月27日封锁了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巴黎卢浮宫博物馆入口,远道前去的旅客因此无法感受《蒙娜丽莎的微笑》魅力,蒙娜丽莎罕有地“休息”了一天。 
 
   
 
大批群众示威多日,巴黎满街垃圾的画面登上了世界各地媒体的版面,更让法国政府头痛的是示威活动也间接影响了外交工作。成为英国君主后首次进行国事访问的查尔斯三世原定3月26日到法国访问三天,再续程到德国。他要重启英国与欧洲联盟关系的行程,也因法国的反退休改革抗议不断而被迫无限期推迟。 
马克龙向查尔斯建议,把他的法国访问安排在夏季,然而,马克龙如何撑过春季还是个疑问。
马克龙的执政联盟在国民议会(议会下院)拥有最多席位,但未达绝对多数,必须靠其他政党的支持来通过退休制度改革法案。在参议院通过法案后,3月16日在国民议会发生的事情却非同寻常,总理博尔内未获准提出该法案,在一片哗然后,马克龙援引宪法第49.3条文,不经表决就通过法案,要把退休年龄从62岁提高至64岁。
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马克龙已指示博尔内援引第49.3条文多达11次,仅次于前总理罗卡尔。 
马克龙政府此举虽然符合宪法,但政治后果重大,执政联盟在议会中面对左右两翼的夹攻。保守的共和人党表明不支持任何一项不信任动议。3月20日,政府得以避过了国会的两次不信任动议。一项不信任动议由得到左翼联盟生态与社会新人民联盟(NUPES)支持的“中间派”集团Liot提出;另一项不信任动议是由极右翼的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提出。
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主任黄奕鹏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赞同马克龙采取新的方式实施改革。“他所做的事情是非常特别的。他没有将改革付诸表决,而是通过有效的总统令,这不是一个非常民主的方式,但这是为了急迫需求所须采取的急迫措施。”
黄奕鹏说:“1995年,时任总统希拉克和时任总理朱佩也曾经尝试这样么做,结果在法国各地引发三个星期的大规模罢工,特别是运输工人……从那时起,法国没有总统和总理敢再这么尝试,直至现在的马克龙。”
据报道,当时希拉克计划调高一些公务员的退休年龄,结果引发数百万人走上街头罢工,政府最后打消念头。
由于法案引发争议,退休改革只有在宪法委员会通过后才能成为法律。总理博尔内已在3月21日要求宪法委员会就法案做出裁决。
马克龙所属“复兴党”的议会党团主席贝尔杰3月19日对法国新闻广播电台说:“这只关系到一个问题:退休制度改革对于法国公众来说是不可或缺,还是无法忍受?” 
政治学者贾弗尔2月28日告诉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改革法案获得通过,但在法国人民眼中,这并不合法。”
工会与政府对峙
自1月以来,法国已经发生10天的重大罢工和抗议活动,最近一次是在3月28日。政府强行通过法案以来,警察和抗议者之间的冲突日渐激烈。工会已定在4月6日举行另外一场新罢工和抗议。
3月26日,博尔内发表声明寻求与反对派领袖和工会会面,以期结束持续了多个星期的抗议浪潮,并承诺不再动用宪法通过法案,预算案除外。 
可是,政府28日拒绝了工会提出的考虑暂停推动法案的新要求。法国民主劳工联合会(CFDT)主席伯格 在巴黎集会开始时对记者称,工会提出了一条出路,政府再次阻挠,工会无法容忍。 
工会主张让外部调解人来协调双方的争议。可是,数小时后,政府发言人奥利弗维兰否决了这一想法,称内阁愿意讨论如何调整其他政策,但不会审查退休金法案。 
曾为马克龙的经济计划提供建议的经济学家阿吉翁也呼吁总统听取民众呼声,暂停养老金改革。他说: “我们需要一些时间让国家重回正轨。” 
阿吉翁是著名法兰西学院的教授,他支持马克龙改革退休制度,使法国成为更加全球化的经济体,但他认为不能让乱局持续下去。
黄奕鹏也认为,退缩的代价对马克龙来说将是很大的。他说:“我认为他看起来会被打败,而且他很难继续做一个有很大公信力的总统。但是,我认为他不能因此退让,他可以尝试进行一些对话,以某种方式与罢工者和抗议者交谈。如果你回想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初,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也是这样做的。在法国,真的是早该这样做了。其他欧洲国家已经实施了类似措施,法国必须迎头赶上。”
欧洲多国政府 面对工人要求改革薪资制度压力
除了法国,欧洲多国政府也在面对工人要求改革薪资制度的压力。德国运输业员工3月27日再次举行24小时大罢工,导致机场、港口、铁路、巴士和地铁服务陷入停摆。英国公共和商业服务 (PCS) 工会已宣布,英国四个政府部门的3000多名公务员将从4月11日起罢工,原因是薪酬、退休金和工作保障方面存在争议。
根据欧盟官方网站,德国逐步把65岁的基本退休年龄门槛调至67岁。德国人必须至少工作五年,并向公共养老金缴费,以符合获得基本养老金的资格。
众所周知,法国拥有欧洲最好的社会保障体系。良好的医疗保健体系基本上免费为国民服务;政府资助的大学免学费。人们能在62岁领取丰厚的退休金,不必像欧洲几乎所有其他地方的人那样,工作至65岁。 
1981年,社会党总统米特朗将退休年龄从65岁降至60岁,让国民每周工作39小时、每年有五周的带薪假期。他此举的理由是基于国民福利以及为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 
法国政府面对的是一个长远问题,因为这种维持工作与生活平衡的退休金制度已经变得不可持续。前印度驻法国大使库马尔23日在《印度斯坦时报》发表的文章指出。政府有三条路可走。第一,已有超过3万亿美元(约3万9858亿新元)公共债务的法国继续举债;二是增加税收以支付退休金开支。不过,增税或导致2019年因抗议燃油价格上涨而引发的“黄背心”示威活动重演,而只对富人征税又很难执行。第三个选择便是提高退休年龄,与其他欧洲国家一样。 
从政府的角度来看,随着法国人和其他欧洲人一样,寿命更长、更健康,迟些才退休也并非不合理。2022年4月连任时,马克龙已在宣言中明确说过要提高退休年龄。这是他第二个也是最后一个总统任期,退休制度改革将成为他的政治遗产。这也会是一项巨大的政治遗产,因为过去20年来,每一位总统的努力都失败了。 
马克龙的困境在于为了国家财政,改革势在必行。法国退休金开支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4%,几乎是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平均水平的两倍。2004年,法国有1300万退休者,到了203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到2000万。马克龙唯有押上政治资本推行改革。 
消息人士称,马克龙正在考虑采用新的方式来实施改革。马克龙在3月22日的电视采访中强调,改革“不是奢侈品,也不是乐趣”,而是“必需品”。马克龙的选择不多。他在电视采访中,排除了立即更换总理或重新选举的可能性。他非常清楚,在民情沸腾下举行大选,更有可能使极端派受益。至少,在避过了议会的不信任投票后,马克龙赢得了一些喘息的空间。 
据报道,目前法国退休金财政赤字的最大原因发放给公务员、国企、律师、保健和医疗人员等42个职业群的特殊养老金,领取额是普通劳动者的1.5至2倍。 
法国人的平均寿命在2019年达82.5岁,退休后约领取20年的养老金。这比德国(15年)、意大利(17年)、西班牙(18年)都来得长。为退休金做贡献者数却不断减少,为每个退休金领取人做贡献者在1960年为四人,但2022年则锐减至1.7人,2040年预计下降到1.5人。 
政治对手获利
民调显示,极右派领袖勒庞领导的国民联盟的支持率因抗议浪潮而超越马克龙。法国《星期日报》委托民意调查机构Ifop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如果现在举行议会选举,26%的人将支持国民联盟候选人。这比去年10月的抗议浪潮开始前的数据多了五个百分点。马克龙的一组政党的支持率为22%,下降五个百分点。 
多个民意调查也显示,民众要马克龙停止改革。他22日在电视发表演说后,民调机构Elabe的调查发现,只有24%的受访者认为他称职,60%的人赞成示威。 
期刊《外交政策》引述智库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巴黎办事处的负责人贝林 说,马克龙没有倾听民意。她直指:”马克龙第二任期的政治合法性受到质疑。” 
马克龙一直渴望在欧洲和其他地区发挥重要作用,观察家预计他在未来几年将会更关注国际问题,但国内的危机会削弱他要发挥影响的力量。 
“智者”委员会4月14日将宣布裁决
法国宪法委员会定4月14日对退休金改革宣布裁决,决定是否废除法案的部分甚至全部内容。这个称为“智者”(les sages)的委员会将做出两项决定,一是将退休年龄从62岁提高到64岁的法案是否符合宪法。二是左派提出就改革进行公民投票的要求是否可以接受。除了国民议会和参议院的左翼人士,国民议会极右翼议员也提出了同样的要求。 
委员会主席是曾经担任总理、财政部长和外交部长的社会党要员法比尤斯 (Laurent Fabius),如果委员会裁定应举行公投,那么就必须获得十分之一的选民,即将近500万人的签名才能举行公投。那将是一段漫长的改革之路。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独家文章
开云体育 九游娱乐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九游体育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开运体育 德州扑克平台 开云百家乐 老虎机游戏 ag百家乐 虚拟足球 虚拟体育 沙巴体育 真人ag 真人赌场 足球投注 美女百家乐 欧洲杯投注
Copyright   ©2015-2021    ©